高房价、睡房车、吃代餐、注孤生,硅谷是个什么谷?
2019-07-26

来源:硅兔赛跑(sv_race)

对于很多梦想有朝一日成就谷歌霸业、化身新一代乔布斯的有志青年男女们来说,硅谷就犹如神一般的存在。

虽然这几年世界各地、包括美国本土其他城市异军突起,但硅谷“全球高科技研发集散地一哥”的江湖地位暂时还很难被撼动。

这里汇集着上千家高科技公司的总部,没有曼哈顿的摩天大楼、没有中关村的熙攘人群,成千上万家高科技企业穿插在“阳谷县”(Sunnyvale)、“幸福屯”(Pleasanton)、“山景城”(Mountain View)...等等这样听起来特接地气(hin tǔ)的城镇中,连成了一片可以撼动全球科技发展的独特势力。

硅谷得万人敬仰,TA的传奇从未停留在表面,所以即使仰慕者突击搞一次“硅谷膜拜三日游”也未必能看出什么所以然。表象之下,硅谷里有自己“特立独行”的一套玩法。

硅谷人的“特立独行”

传奇做久了,硅谷自然有了一种“独成一国”的感觉,进来的新人们需要接受、适应硅谷的“生存法则”,而这些在硅谷人眼里习以为常、见惯不怪的事情在圈外人看来却有些“诡异”、难以接受:

例如每周工作80+小时,

接受用比特币支付工资,

去哪都靠电动滑板车,

(旧金山街头,版权属于原作者)

追捧未经过滤、未经处理、未经消毒的“天然生水”(raw water),

工作之余将手边的代餐一饮而尽,

去汉堡店一定要点人造肉汉堡,

斥重资预订一辆现在连设计稿都未成形、需要等待多年才能交付使用的汽车,

等等等等...

如果你觉得上述这些点你都没法接受,不要紧,其实硅谷人也有他们“平凡”实际的一面。

根据Glassdoor的最新统计,硅谷软件工程师的平均工资为12.4万美金,听起来钱赚的很多,但他们要花掉自己税后一半左右的工资用在房租上。

不要以为他们住的是什么豪宅大别墅,其实只是一室一厅的普通公寓而已,美国房产网站Zillow上显示旧金山一室一厅公寓的月租金中位数为3,700美金。

▲Zillow上面旧金山的房屋出租页面

智慧的硅谷人民很快想出了应对之道,过去几年中越来越多的员工选择找一辆房车、货柜车住在公司的停车场里。

公司大楼里什么都有,卫生间、洗澡间、厨房、娱乐室、健身房,各类设施一应俱全,独缺一间卧室,若只为了一个睡觉的地方,何必要把自己一半的工资都拱手相让呢?更何况出了“家门”就是办公室,还节省了大段的通勤时间。

为了工作,硅谷人的小秘密

吃穿住行这些生活细节方面硅谷人有着自己的偏爱喜好,旁人无需干涉,但起源于硅谷、现在大有在美国其它地方蔓延开来的“为了工作服用微剂量迷幻药”趋势,则让非硅谷人士们愈发忧虑。

很多硅谷年轻的专业人士坚持认为,服用小剂量的迷幻药只会让他们在工作中表现更好——变得更有创意、提高专注力。

前段时间《纽约时报》爆料称,Tesla的董事会成员因为Elon Musk“偶尔使用娱乐性药物”感到忧虑。

陷入困境的马斯克不得不用药物来缓解身心的疲乏和缓解忧虑

相信这几天正在内华达州沙漠里high翻天的Burning Man大趴体上,一定不乏各种硅谷人正在一点点迷幻药的帮助下发掘下一个伟大的创业理念。

著名的迷幻药物包括迷幻蘑菇psilocybin、从仙人掌中提取出来的mescaline等,其中最有名的便是LSD。

LSD在20世纪60年代美国反文化时期最受追捧,硅谷泰斗级的人物乔布斯、以及比尔盖茨也都坦言曾尝试过LSD。

有些人认为,大剂量使用LSD能够改变感知、情绪以及认知过程,微剂量使用则被称为有着“提高警觉、增强活力和创造力”的功效。

除此以外,“整体增强身体健康、帮助减轻压力缓解焦虑、改善睡眠”也都成了微剂量使用LSD的优点。

但是,科学研究领域尚不清楚这种低剂量的迷幻药是如何在大脑中发挥作用的。

正因为这些听起来十分诱人的优点,迷幻类药品在硅谷的工作圈里大范围流行起来,相比之下大麻竟更像是餐前的一杯开胃红酒,没什么效力了。

但在忙着提高创造力急于求成之前,很多人忘了使用不受管制的迷幻药物充满了风险。

不管是多么可靠的兄弟给你提供的药品,这些药物从生产到供应毫无监控可言,这使得确定剂量成为很大的问题,很可能你以为的微剂量其实已经超标。

写代码比讨女人欢心容易多了

看完了上面的内容,这样的硅谷你“怕了”吗?

最后来戳戳硅谷的软肋,展示一下硅谷的柔情一面。硅谷还有个别名,叫“单身女士天堂”。

根据Pew研究中心的数据统计,在25-34岁的未婚职业人士中:San Jose-Sunnyvale-Santa Clara地区,每100个女性对应有114个男性,单身率为57%;

San Francisco-Oakland-Hayward地区的男士们单身率更是高达64%。

因为硅谷男女比例失衡,数目庞大的优质单身男士让身处美东纽约、波士顿地区的女性对硅谷女们艳羡不已。

▲约会软件Bumble在加州举行的相亲会现场

但事实却是虽然从男女比例来看硅谷女性主动权更大,但在硅谷女性中却流传着“The odds are good, but the goods are odd”(数量很大、质量很低)这样的说法。

硅谷之外以为的“在硅谷只要你是女性,就一定能约到优质男性”,其实只是一个美好的想法而已。

为什么这么多人单身却凑不成情侣?

先别忙着去攻击容易躺枪“社交障碍症”的广大码农,虽然的确有“除了和妈妈、姐妹之外的女人交谈不超过五句话”之类的存在,但硅谷也充满了三句话不离“创业、风投、IPO”主题的野心家们。

这些人已经找到了他们的人生至宝——自己的创业公司,所以很多人非常识趣地选择绕道而行,因为他们深知自己是争抢不过的。

另外,大家千万别忘了科技从业人员的职业特性:高智商、线性思维、讲求逻辑。工作上“有bug就一定要debug”的解决方案被活生生地硬套入了感情生活,如此简单粗暴在女人身上怎么行得通?

相信即使是女程序员也不希望自己的感情是按代码、程序来进行的吧。

重逻辑的硅谷人用逻辑解释世界,一切不符合逻辑的东西都不应该存在于自己的世界中,而女人就常常不符合他们的逻辑。

这也大概就是为什么很多硅谷男人宁愿把所有热情都倾注在工作上,毕竟写代码比搞定女人容易多了...

所以,尽管硅谷孕育出大量在全美备受追捧的约会软件,但从2005年到2016年间,18-46岁之间的硅谷人口结婚率下降了6%,30岁的硅谷人口中只有四分之一为已婚人士。

硅谷腹地Palo Alto的一家餐厅里面,即兴交流的男女看似变多了,但是单身率依然是如此的高。

硅谷的这些“独特”流行元素有些让人匪夷所思、有些让人哭笑不得、还有些让人颇感质疑。

一个成功之人必有TA的惊人之处,一个集合了各种成功人士的地方就更是不能用常人的眼光来评判。

2018年加州的GDP已经赶超英国,如果把加州看成一个国家,那么它已经成为世界第五大经济体,这其中不乏硅谷的功劳。

在竞争日益激烈的世界中,很容易找到快速解决方案来帮助我们达成“更多、更好、更快”的目标。

硅谷这个看起来光鲜、充满着令人热血沸腾成功故事的创业圣地,承载着太多人的梦想。

为了不辜负别人,便有人使出了“非常”手段,宁愿“牺牲”自己也不能让项目进度落后、拖累了公司,但最后还是想劝诫一句:诸君保重!